CN/EN

行業資訊


即時配送這個圍城,有人想進,有人想出

來源: 于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16日

手機移動端不僅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更多豐富多彩的方式,我們在上面可以自由地點餐、訂酒店、訂車票……也給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源提供了更加靈活便捷的利用方式。


即時配作為同城配中一種更為靈活和細分的形式,是完全按照客戶突然提出的配送要求的時間和數量隨即進行配送的方式。大多即時配送騎手們便是利用手機APP作為一個工作載體,他們在上面接收工作任務,大大提高了原始即時配送騎手的工作效率,也使社會勞動力資源得到進一步地合理的利用。


新型方式下的即時配送騎士的工資和狀態到底如何?小編通過與某一線城市的美團、蜂鳥、達達、點我達等多家即時配送騎手的溝通,對他們的現狀有了一定的了解,今天我們來瞧瞧~


新型方式下的即時配送騎士的工資和狀態


美團


在喊完“美團外賣,送啥都快”的口號聲后,王騎手開始了一天快節奏工作,不一會,手機鐘表指向10點半,王騎手深呼吸一下后開始聚精會神地滑動著手機屏幕……


11點到13點正是外賣午高峰時期,王騎手在這天的中午短時間內被美團派單系統分配了5單,這些單都必須在規定時間內送達,最后一單由于商家出餐慢,王騎手送到客戶手上的時候還是超時了,他感謝著客戶沒有投訴,一般超時,這一單的配送費就差不多泡湯了,不過更慘地是收到客戶投訴,這意味著會接受系統罰款。



這個城市交通管制特嚴格,禁摩限電,如果配送距離遠,還要配送好幾單,有的騎手會點提前送達,如果這個被客戶投訴了,第一次罰款500元,第二次會被直接拉黑……”一說到美團越來越嚴格的規則及越來越短的配送時間,王騎手便說得停不下來,這個月他因為違規,已經被罰了將近1000元。


據悉,美團外賣訂單的平均配送時長從2015年的41分鐘,下降到32分鐘,進一步縮短至28分鐘,這離不開美團越來越強大的智能調度系統,更離不開這些美團小哥。


在美團,有直營、加盟及眾包模式,不同的模式、不同的區域以及不同的團隊的工資結算模式都不一樣,比如王怡便是在加盟的團隊,按單量提成工資月結,500單以下每單8元,500-900單每單9元,900單以上每單10元,在扣除各項費用之后,王怡一個月能拿到六七千元。


餓了么蜂鳥配送


這個季節的午后,S城市好像也慢下了腳步,一個懈怠便會陷入昏昏沉沉之中。


半年前剛加入蜂鳥配送代理取團隊的張騎手靠在自己的電動車前隨意地翻著手機,這對不久前才經歷過“一場午高峰混戰”的他是段難得的靜謐時光。


午后兩點到五點,是張騎手的自由安排時間,但這段時間只能在規定區域的范圍內活動。



張騎手透露:“這行經常性招人,來的人多,走的人也多,人多訂單就少了。現在基本每天在三十單左右,多的時候也有四五十單。做專送加補貼的話會比眾包的工資高一點,干熟練的人,做眾包工資也挺高。”


現在,張騎手每月3000元底薪(保底420單),一個月基本維持在六千以上。張騎手說,像做眾包的那些老手一天做14小時還是能拿至少8000或10000元以上的。


說到懲罰制度,張騎手無奈著苦笑道,稍不留神就會被扣分罰款,也是心累,不過他等著攢夠了錢就打算回鄉做個小生意。


順豐


跟往常一樣,林騎手在盤算完上午的送單量后,便開始給客戶發消息,“您好,我是剛剛給您送過**的順豐外送員,誠邀您給我們一個5星好評……”



2016年,順豐開始推出即刻送產品,定位于30分鐘到2小時內完成3-5公里的同城商圈配送業務。目前,順豐已經與麥當勞、肯德基、天虹等多家客戶有合作。


據悉,在順豐同城配上,有6000多名專職騎手,也有較多順豐快遞員在忙完大網業務之后來兼職同城配。另外,順豐配送員需在順豐專送員APP上注冊即可接單。


林騎手介紹:“一般情況下,我一天大概接個十幾二十單業務,如果不超區的話,一單20-60分鐘。而兼職的同事要在休息時間來配送,大多很辛苦。如果超時,客戶催件,也是會扣業務分和罰款的。”


在工資上,順豐專送和美團餓了么專送提成按單量階梯來計算的方式不同。林騎手解釋,不同的業務工資提成不同,但專送提成一般是運費的80%。


此外,林騎手的工資構成還有一個階梯獎勵——即時配送騎手邀請商家客戶注冊客戶端,最高可以得到200元的獎勵。不過,這個月,林騎手還沒有拿到獎勵。


新達達


“這個行當年后就進入淡季,越來越不好做了。”


頭發逐漸斑白的陳騎手感嘆著,年后自己主要靠京東到家的訂單維持生活。


2016年4月15日,達達與京東到家合并,成為新達達,在此次合并中,京東以京東到家的業務、京東集團的業務資源以及兩億美元現金換取了新達達約47.4%的股份。


不過,陳騎手在可控距離內的訂單大多都會接,比如永輝超市以及沃爾瑪的訂單,“在目前這種狀況下,陳騎手每天能接個十幾二十單,一個月大概拿個四千多,“在這個城市吃個飯租個房就沒了。”



在以搶單模式為主的APP系統下,陳騎手得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自己的服務分和等級分,這關系著他能不能接到優質單或者是擁有正常的接單權限。


據悉,達達系統每周更新服務分,服務分太低就會被系統拉黑,要重新去實地培訓后才能正常接單。


因此,陳騎手盡量控制著自己搶多單,避免超時扣分罰款。“我們每次到店取餐不管多急都要拍照取單,上傳照片。”陳師傅表示,不管怎樣,工作還是很自由的,日常工作時間一般在上午10點半到下午2點,下午5點到晚上8點,現在凌晨單價會高點,會考慮這個時間段嘗試工作一下。


點我達


在跑點我達之前,李騎手做過快遞員,也跑過美團、蜂鳥之類的專送和眾包,現在在空閑時偶爾也會接一些其它眾包的訂單。


“主要是自己跑更自由點,點我達主要是派單模式,如果等級越高,接單類型和權限都會好點,新手一定要設置好接單地圖和設置接單上限,不然系統就會一直給你派單,或者派很遠距離的單,而免責拒單額度一般有限。不過有的人會用外掛,第一次被查到扣300元,第二次就永久禁用了。”


在這個大城市,李騎手有跑過一天五六百的收入,也跑過一天只有幾十塊的收入,他表示,區域時間季節天氣都決定著收入,做了多年配送行業的他目前工資基本都在五六千以上。



在李騎手心中,各平臺規矩幾乎都天天花樣翻新,以罰代管,使得配送員分秒必爭。他感慨,一般一天跑70、80單以上的人大多是拿命在拼。年輕人還是要學點東西,最好只把這行作為一個兼職。


在這個競爭越來越激烈的行業,入局者越來越多,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注入,消費者對時效越來越高的要求,無一不都是催化劑。


而在這座圍城里,城外的人想進來,城里的人想出去。


電話:021-60126118

地址:上海浦東新區東方路818號22層

成年 人 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