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N

行業資訊


商務部財務司長:跨境電商零售進口不會完全照搬個人物品監管

來源: 杭州跨境電商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5日

— —專訪商務部財務司副司長袁曉明

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雖暫按個人物品監管,但不意味著將其最終定性為個人物品

2016年4月8日,跨境電商新政(以下簡稱4·8新政)出臺。隨后,新政先后兩度延期。2017年3月17日,經國務院批準,商務部會同相關部門明確,現階段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暫按個人物品監管(以下簡稱3·17談話)。

實際上,自2016年5月,4·8新政第一次延期后,商務部承擔了牽頭制定過渡期后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政策的重任,而財務司正是商務部具體負責該項工作的業務司局。

過渡期政策出臺后,商務部財務司主要負責人員數次帶隊到杭州、廣州、鄭州等地調研,不定期與跨境電商平臺、企業、專家學者以及傳統貿易企業座談,聽取各方意見。

商務部財務司副司長袁曉明坦陳,這是一項復雜且艱難的任務,因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是一個新型外貿形態,沒有可借鑒的監管經驗,政府部門需要厘清很多東西去創新監管方式。

“監管的方向是盡可能做到既有利于促進整個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又能有效保障消費者的利益。”近日,袁曉明接受了《瞭望東方周刊》獨家專訪,首度詳細闡釋了3·17談話的意涵,并向外界披露了過去一年來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政策調整背后的種種細節。

是對監管方式的安排,非定性

瞭望新聞周刊

4·8新政自2016年出臺以來便備受外界關注,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到底該如何監管。此次商務部在3·17談話中明確,將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按個人物品監管,這是否意味著對其完成了定性?

袁曉明:需要澄清的是,3·17談話中明確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暫按個人物品監管,只是對其監管方式的安排,并不是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作出了最終定性。

根據現行的法律法規及部門規章,我國將進口商品分為貨物和個人物品兩類,分別適用不同的監管要求,而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恰恰在一定程度上兼具了貨物和個人物品的雙重特點,但從法律上來看,并沒有介于貨物、個人物品兩者之間的進口商品屬性。

基于行業特點和目前的發展實際,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還難以滿足貨物監管的條件。為促進行業平穩發展,繼續發揮其積極作用,本著在“發展中規范”的總體思路,我們才提出現階段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暫時按照個人物品監管。

瞭望東方周刊

為何不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直接定性?定性的難點到底在哪?

袁曉明:現階段沒有必要非要去作這個定性,因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作為一種新型外貿業態,現在的主要矛盾是監管問題,到底該如何監管,而不是如何定性。從我個人角度來看,這個行業還在發展之中,很多東西還不確定,不用這么早就給它定性。

我們認為,當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監管難點在于如何處理好促進行業平穩健康發展和做好質量安全風險防控的關系上。

正如前面所說,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具有貿易屬性,但由于它的行業特點和現階段的發展實際,導致其難以滿足傳統貨物貿易監管的要求。

比如說,與一般貿易直接從國外生產商采購不同,跨境電商零售進口企業主要通過境外市場采購貨源,難以提供商品國內注冊所需要的廠商授權及產品配方、生產工藝等安全性相關材料,加之跨境電商所涉產品批次繁多,電商企業沒有能力完全滿足貨物監管要求。

同時,部分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不符合國標要求,監管部門還面臨著職業打假人和消費者投訴等方面的監管壓力,而且一些電商平臺和商家選擇在境外注冊,對其落實主體責任的監管也難以到位。

不會完全照搬個人物品監管模式

瞭望新聞周刊

3·17談話中使用了“暫時”一詞,就是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暫時按照個人物品監管,這是不是說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監管方式未來還存有變數?

袁曉明:由于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發展較快,且不適用傳統貨物貿易的監管要求,監管部門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的風險監測過程中發現了一些質量安全問題,主要包括截獲負面清單內商品、木質包裝檢疫不合格、攜帶有害生物、貨物包裝、標識標簽等。

2016年,國家質檢總局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食品、化妝品監測的不合格率為4.6%。

根據現行的監管規定,對于進口的個人物品,相關部門僅履行必要的檢疫,商品出現其他質量安全風險由消費者個人承擔;如果是按貨物監管,監管流程和要求則完全不同。

消費者既希望享受便利的購物,也希望國家能夠幫助其監管風險。從保護消費者利益出發,如果在按照個人物品監管的過程中,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商品出現大的質量安全風險,不排除我們在監管上會更加嚴格。

我們在3·17談話中也明確指出,在暫按個人物品監管的基礎上,會進一步優化完善監管措施,做好質量安全風險防控。也就是說,新的監管安排并不會完全照搬個人物品監管模式。

至于未來監管政策是否需要調整,我們會在統籌考慮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發展實際、《電子商務法》等相關上位法規定的基礎上,會同有關部門適時研究。

瞭望東方周刊

3·17談話中既然明確了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暫按個人物品監管,那正面清單的問題會如何處理?還有一個消費者比較關心的問題,就是跨境購物的限額,4·8新政的規定是單筆消費限額為2000元,每人年度限額在2萬元。很多人覺得這個限額有點低,會不會考慮上調?

袁曉明:關于清單和限額問題,相關牽頭部門正在抓緊研究。商務部也會繼續廣泛征求地方、行業和企業意見,在統籌考慮行業發展、消費需求和監管要求等多方面因素的基礎上,配合做好調整完善工作。

電商企業承擔商品質量安全主體責任

瞭望新聞周刊

因為目前國內存在兩種類型的跨境電商平臺,一種是天貓國際這樣的純平臺型電商,一種是京東、聚美優品這樣的自營化電商,你們在制定政策時是否考慮到將這兩類平臺分開監管?

袁曉明:目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參與方和經營模式都比較多樣化。

從主體來看,主要分為跨境電商平臺也就是你所說的第三方平臺、跨境電商企業也就是實際上的境外貨權企業、跨境電商企業委托的境內服務主體,包括物流支付等企業,以及最終消費者。

初步考慮,新的監管政策將區分跨境電商平臺、跨境電商企業等不同參與主體,明確各參與方需承擔的相應責任。

瞭望東方周刊

你剛才多次提到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的質量問題,在這方面,該如何來做好安全風險防控措施?電商平臺又該在這其中扮演何種角色?

袁曉明: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發展過程中,各個試點城市都建立了產品質量安全風險防控制度,包括企業和商品備案、商品入區檢疫、風險監測、商品信息溯源系統等。

從實踐來看,這些措施對規范企業運營、保護消費者利益和安全健康、防范產品質量安全風險發揮了積極作用。

在接下來的監管中,我們將結合試點城市經驗和行業發展狀況,做好質量安全風險防控。初步考慮包括要求電商企業承擔商品質量安全的主體責任、履行對消費者的提醒告知義務、建立商品信息溯源體系,出現質量安全問題時由電商平臺履行優先賠付責任等。

同時,監管部門也會建立風險應急處理機制,對出現較大質量安全問題的進口商品采取措施嚴格監管。

需要提醒消費者的是,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雖然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多元化和更為便利的消費選擇,但由于目前暫按個人物品監管,意味著對該渠道進口的商品雖實施了必要的檢疫,但并未要求其符合國內標準,也未執行貨物進口的檢驗要求。

相較傳統貨物貿易進口商品,消費者需要承擔更多的質量安全風險。因此,我們也建議消費者在購買前充分了解相關商品信息,盡量選取企業經營規范、溯源體系相對健全的商品。

爭取盡快出臺具體監管政策

瞭望新聞周刊

在3·17談話之前,商務部還在2016年11月宣布將4·8新政延期至2017年底,這是第二次延期,當時是一種什么考量?

袁曉明:4·8新政實施后不久,為保持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平穩發展,經國務院批準,相關部門在2016年5月便出臺了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的過渡期政策,過渡期執行至2017年5月11日。

2016年11月份的時候,我們已經會同相關部門初步擬定了過渡期結束后新的監管安排。

考慮到新監管安排出臺的時間可能跟新政第一次延期的到期日很接近,企業也至少需要3~6個月的時間去適應新政,為幫助行業企業能夠平穩過渡,最終決定將4·8新政再度延期。

瞭望新聞周刊

從4·8新政出臺到3·17談話出爐,這中間有近一年時間。這一年中,你們做了哪些工作才最終厘清了對于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監管新思路?

袁曉明:4·8新政第一次延期后,按照國務院的要求,商務部就會同發展改革委、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質檢總局、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等部門,多次深入杭州、鄭州、廣州等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試點城市專題調研。

我們也多次組織跨境電商平臺、企業、專家學者、研究機構和傳統貿易企業召開座談會,聽取各方意見和建議,了解各方的訴求。

此外,我們還委托商務部駐外機構,廣泛搜集歐美等十幾個國家在跨境電商監管上的做法,希望找到一些先進的可借鑒經驗。

從政策出臺后外界的反映看,3·17談話得到了行業企業的普遍認可,初步達到了預期目標。

瞭望東方周刊

接下來,你們的工作重點是什么?

袁曉明:下一步,我們將會同有關部門,在廣泛征求地方和行業企業意見的基礎上,按照“政府部門、電商平臺、企業、消費者各負其責、風險共擔”的總體思路,研究提出具體的監管措施,統籌處理好促進行業發展和加強監管的要求。

我們爭取早日出臺具體的監管細則,以便于試點地區及跨境電商企業更好地適應新的監管要求,確保政策平穩過渡。(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電話:021-60126118

地址:上海浦東新區東方路818號22層

成年 人 大片